花亦零_zero

微博@花亦零_zero
本命cp晓薛晓
全职周翔叶蓝喻黄
盗笔黑花
凹凸雷安
小英雄出胜or轰爆
漫威盾冬锤基

日了狗了,上lof的第一反应是我他妈两天没更新了

人生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是啊那是别人的人生。我有什么选择呢?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是呀我知道啊。可是我有什么出路呢?
经历了最疼爱我的人的死亡,我仍然努力证明了自己是个废物。查完成绩的那一刻,第一个告诉了女神,女神很温柔的安慰我。
后来告诉了关系最好的老师,她劝我复读。可是她不知道呀,我复读是得自费的啊。
父母早就告诉我,我要是不上本一就自己负责,他们从此不过问我。
和五年前我姐姐高考时说的话如出一辙。她考了本二,填完志愿就离开家了,出去打工,到处借钱。她和我说不管我以后怎么样都会支持我,谁叫我们有这样的爹妈呢?
大学四年,她只回家过四次,每次待不到五天。每次过年,亲朋好友在一起的时候,父母总是骂她只考上本二说事,当着全家人的面骂她,骂她怎么有脸回家,别人家的儿女出去打工还能给父母打钱,你就是个赔钱货。
然后她今年连过年也不回家了。来过我们学校看过我一次,告诉我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支持我,就算我考了本二。
然后我果然不负众望地考了本二,爹妈说出了当年一样的话。
我就知道,我就算死了他们也只是觉得投入产出不成正比,我还没有还完他们养我的钱,死了真可惜。
是啊,人生没有唯一的选择
我还可以选择和我姐走一样的路,到处借钱,大学四年打工还债和养活自己,其实这些选择比死好多了,就是累而已。
是啊,人生有很多选择。那是你们的人生。

想死,已经和朋友看好楼了 ,带身份证上去,到时候下来 方便警察联系爹妈 

【晓薛】啼笑皆非(六)

对不起大家
我要吃夜宵了,饿死了
看完别打我

第六章

薛洋半躺在副驾驶上,又开始了solo,并且唱得还挺开心,晓星尘默默地把车载音乐给关了。
“怎么关了啊,我觉得挺好听。”薛洋不满,又自己把音乐开了。
晓星尘内心冲过一排羊,他根本就听不出来薛洋哼的曲子和他放的音乐是同一个调子。于是晓星尘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听着两种不同的音乐。
“你说,要去哪里?”
“前面那个路口左拐,带你去我开的餐厅。”
晓星尘回想起薛洋在他家的那几日每天占用着厨房给他做各种各样能把人辣哭的菜品,晓星尘觉得自己不仅是胃疼,脑袋也疼了。
“我不吃辣……”晓星尘婉拒。
“那你活着有什么意思?”薛洋撇撇嘴,在手机屏幕上戳来戳去。
晓星尘无话可说,他的日子一直是平平淡淡的,连带着口味也这么平平淡淡。不过很快就到了薛洋开的餐厅,看装修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进得去的,大抵是薛洋开给金家那些朋友们的。
薛洋此刻穿得像个学生,黑色的无帽卫衣,上边还有两个很大的英文字母,如果可以晓星尘真想无视了。
薛洋带着晓星尘到了最靠里却挨着窗边的二人桌坐下,然后甩给晓星尘一本菜单。
“既然你不吃辣的话,我只好亲自下厨了。”薛洋撑着半边脸笑眯眯地看着晓星尘。
“你下厨我更不放心。”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菜单翻了一遍,也没找到想吃的东西,因为不管他要什么,可能除了甜点,薛洋都能给他放一把辣椒下去。
“这次保证清汤寡水。”薛洋拍拍胸脯,信誓旦旦。
晓星尘皱着眉,然后放下了菜单,就随薛洋想吃什么吃什么了。
薛洋似乎很高兴,拿着菜单就进了厨房。他才不是那种要抓住一个alpha的胃的人,心理学上说,唤醒一个人的记忆,可以从味觉开始。
他要晓星尘从味觉开始,到每一种感觉,慢慢记起他。
其实薛洋会这么多吃的,还是因为金家的厨师做饭太不合他的口味了。虽然薛洋喜欢吃糖,但是并不喜欢饭菜有糖。最可怕的是,金家人都觉得饭菜里有糖会更好吃,简直完全无法和他们交流。
薛洋切着绿色的葱,愤愤不平。薛洋倒了一些油进锅里,待油热好了,放下一个鸡蛋。滚烫的油立刻发出滋滋的响声,不一会儿,一个煎得焦黄的溏心荷包蛋就做好了。
水终于滚了,薛洋把面条放进锅里煮成淡黄色,立刻捞起来放进凉水里。
西红柿被放进油锅里炸出嫩汁,切好的肉沫和嫩笋、酸菜被放下去。薛洋又放了酱油以及其他配料,在等待汤汁熬好的同时又热了一锅油,
薛洋等待汤汁熬好,吩咐助手一定要在汤汁全部被食材吸收了之后再放葱和香菜下去搅拌一会儿,然后才可以盛出来浇在面上。
刚热的一锅油也准备好了,裹着面粉的鸡肉被倒进油锅里。薛洋控制好了火候,便叫人帮他看着,他要去做甜点了。
薛洋从保鲜柜里拿出芒果,几刀下去把芒果切好,鲜嫩的芒果裹着刚打好的奶油,一层一层的铺好,芒果汁和奶油充分混合在一起。
薛洋考虑到了晓星尘累了一天的饭量,便自己动手做咖喱。
薛洋叫厨房里的帮工煮上一小锅米饭,便开始处理洗净的食材。他将胡萝卜、洋葱、西红柿还有去了骨的鸡肉切成小丁,砧板上压好了蒜泥,旁边还有早就处理好的土豆泥和土豆块。
薛洋先将蒜泥放进油锅里,再加入西红柿翻炒出汁,然后倒入肉丁炒到八分熟。这时候薛洋才把洋葱和胡萝卜、土豆块放进去翻炒,裹上西红柿的汁液,接着放了盐、花椒等香料,最后把水放进去,直到没过食材。
厨房里本来就有调制好的咖喱汁,薛洋不必自己动手,倒是省了这点功夫。等没过食材的水渐渐被锅里的食物吸收,薛洋才把食物舀出来,放进咖喱汁里,然后用小火慢炖。
等蔬菜变得柔软,肉也快被煮烂了。薛洋用方形蝶子盛了半叠饭,将香喷喷的咖喱汁浇在空余处。他的鸡肉也炸好了,厨房里的帮工已经帮他捞了出来,然后点缀了黑椒粉。
汤汁也在这个时候熬好了,薛洋用勺子搅拌了一下,然后把尝了尝味道,倒是适合晓星尘的清淡口味。
汤汁被舀出来浇在淡黄色的面条上,充分搅拌,以至于每一根面条上都能裹着汤汁,最后盖上溏心蛋。薛洋把咖喱、面条、炸鸡块、甜点和刚榨好的两杯苹果雪梨汁放进了餐车,推了出去。
就算是夜晚,薛洋的餐厅还有不少人,见薛老板亲自推着餐车出来不免有好事者调侃一番。薛洋也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向了晓星尘。
晓星尘早就闻到了那股香味,见薛洋一个人把东西拿过来,本想去帮忙,却被薛洋制止了。
“来我的餐厅,你是客人,不可以动手哦。”薛洋勾起唇角笑了笑,在晓星尘面前放下一杯果汁。然后把芒果千层和炸鸡块放在他的手边,桌子的中央,摆着他的咖喱和面条。
薛洋示意服务生把餐车推走,自己也在晓星尘面前坐下了。
“面条和咖喱,你选一个。”
薛洋摆上筷子和勺子,晓星尘看着香喷喷的面条和散发出异域风情香味的咖喱,选择了面条。
薛洋把面条推到晓星尘面前,递给了晓星尘一双筷子。
晓星尘先夹起溏心蛋的一角,轻轻地咬了一口,蛋白被炸得焦黄,十分香脆。没有完全熟透的蛋黄呈半液态状,流到面条上。
晓星尘又夹起几根面,放进嘴里嚼了嚼,面条十分有嚼劲,并且每一根面条上都裹上了汤汁,融合和肉、嫩笋和西红柿的味道。肉丝又软又嫩,嫩笋和酸菜有点脆,意外的爽口。混合蛋黄,竟然有一种甘甜的味道。
“怎么样?这次没有骗你吧?你吃这个。”薛洋给晓星尘夹了一片炸鸡块。
晓星尘是不爱吃这种油炸的食物的,可是薛洋都给他夹了,也不好意思拒绝。
晓星尘把鸡块夹起来,放进嘴里。酥脆的表皮被咬开,嫩肉几乎是入口即化,肉香四溢,竟然尝不到油腻的味道。
晓星尘不动声色地又夹了一块。薛洋在吃自己的咖喱,还一边嫌弃手下调的咖喱汁没他调得好。
薛洋边说着边给晓星尘舀了一勺,递到晓星尘面前。
晓星尘看着薛洋,对着勺子里的咖喱还在冒着烟,轻轻地吹了一下就一口咬了上去。
米饭在咖喱汁里得到了充分的浸泡,吸收了咖喱汁的香气。咖喱汁里的肉块沾满土豆泥还有粘稠的汁液,已经被煮软的胡萝卜和土豆块的味道是香甜的,洋葱也有点甜。
晓星尘竟然有些后悔自己选了面条,咖喱竟然也如此美味。
“好吃。”晓星尘舔了舔嘴唇,埋头吃面。
“切,有机会你吃上我自己调的咖喱汁,你可能就要马上让我过门了。”薛洋调侃着晓星尘,收回了被晓星尘舔过的勺子,继续用来吃咖喱。
主食吃完过后,薛洋与晓星尘分享了一个芒果千层,然后喝了半杯果汁。
果汁喝到一半的时候薛洋忽然觉得肚子传来一阵疼痛,杯子没拿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怎么了?”晓星尘立刻坐不住了,半蹲在薛洋身前查看薛洋的情况。
“那什么,好像,你懂的。”
果汁明明是冰凉的,可薛洋费了好大劲儿才吞下去,仿佛在吞一块火炭。那个不可告人的地方竟然开始有点痒了,他的味道控制不住地散出去,在场的alpha纷纷往这边看。
晓星尘把薛洋抱进怀里,用他的味道裹住了薛洋。
“忍一忍,我们回家。”晓星尘把薛洋扶起来,也不管旁边人什么目光,扶着薛洋出去了。
晓星尘开车回到了家,刚把薛洋放在床上,薛洋的双手就搂了过来。
许是意乱情迷,薛洋亲在了他的鼻梁上。晓星尘忍不住发笑,捏起薛洋的下巴吻了上去。
二人翻云覆雨了大半夜,薛洋半推半就地被晓星尘推进浴室,清理了身体,然后累得不行的他抱着被子就睡着了。晓星尘刚要躺下,手机就响了,还是他的私人号码。
晓星尘怕吵到薛洋,接通了电话走到了阳台上白说话。
“是我。”
宋岚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晓星尘看着床上熟睡的薛洋,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他什么事。
“父亲很生气,你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
“你告诉他我和薛洋的事情了?”
晓星尘说完就后悔了,他和薛洋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qingchao期互相帮助而已。他的心还不在薛洋身上。
“他知道,婚礼上那天知道的。”宋岚的声音还是那么没有温度,只是提到婚礼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更冷了,似乎不愿意提及。
他身为长子,被派出去商业联姻也是意料之中。温家千金人很美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并且很有才华,只是他不喜欢。
“有时间回去,挂了。”晓星尘匆忙挂了电话,他和宋岚根本就回不去以前那种兄弟情深的时候,现在和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不适应。
宋岚永远不会真正的理解他,他再怎么拼命最终也是为宋家卖命,他是一无所有的。
晓星尘看着床上熟睡的薛洋,心里有什么地方软了下来。
“对不起……”晓星尘吻了薛洋的额头,然后离开了卧室。
门被轻轻地关上,薛洋的眼睛瞬间就睁开了。他听到了晓星尘打电话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给他打电话了。
这时候大半夜,料想晓星尘也不会去什么地方,要走也是第二天才走。
这么快就要离开了么?

【晓薛】啼笑皆非(五)

不开了不开了
写得我好饿
好想吃螺蛳粉
给大家安利一下,虽然味道非常非常非常重,但是很好吃!!!!

第五章

也许是夜猫子的本性发作,白日宣yin之后,先醒来的是薛洋。
薛洋此时正被晓星尘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的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就算是睡着了,晓星尘的眉头也没有放松下来,仍然紧皱着。薛洋抬起手,本想替晓星尘揉一下眉头,看到了自己扭曲的左手手指,又放下了。
该死的车祸,若不是车祸,他肯定可以抓住晓星尘的,肯定就不用分开了。
还把自己的手弄成了这副模样……
薛洋心里又委屈又不满的,翻了个身想下床,却被晓星尘搂紧了。
“你不要走……”薛洋的背后是晓星尘的脑袋,头发扎在他的后背甚至有点痒。
薛洋僵着身体不敢动,想听晓星尘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可晓星尘没了动静,大抵是抱着他满足地睡去了。
听着晓星尘的呼吸逐渐变得绵长有节奏,薛洋才轻轻挣开晓星尘的手,下了床。
薛洋到了浴室,发现什么东西也没有,幸好热水可以用,薛洋就给自己清理起来。虽然很意外晓星尘会这么没有自制力,但是基本目的还是达到了。薛洋心情十分不错,甚至边洗澡边哼起歌来。
胡乱围了张浴巾出来,回到卧室,晓星尘抱着被子睡得正香还没醒来。薛洋哼哼两声,打了个电话给跑腿小弟,让他送了两套衣服和吃的过来,被晓星尘折腾了半天,饿都要饿死了。
薛洋围着个浴巾去门口拿东西的时候,苏涉都傻眼了。
“洋哥……我记得你的别墅不是这个地方吧……”
苏涉四下张望,视线最后又回到了身上种了许多草莓的薛洋那,眼角抽了抽。幸好他也是个omega,不然他这样看着裸了半身的薛洋这可算性骚扰了。
“晓星尘家啊,你废话真多。”薛洋劈手夺过苏涉手里的大包小包,然后把人给赶走了,门都没让进。
薛洋一路上solo了几段小曲子,找到了晓星尘家的厨房,热了热苏涉带来的东西,都是他喜欢吃的,辣到不行的那些。
许是闻到呛鼻的辣味,晓星尘醒了过来,发现薛洋已经不在身边了。回想不久前他对薛洋做的那些事情,晓星尘觉得脸在发烫。
居然因为薛洋很像那个人就把他标记了,虽然只是三个月的标记……可就这样把薛洋绑在身边三个月,简直是混蛋行为。
床头柜上有薛洋留下的一套衣服,晓星尘匆忙洗了澡就下楼去了。闻着味道来到了厨房,晓星尘觉得眼泪都要被呛出来了。
“你醒了?我饿死了,你吃吗?”薛洋正在弄一种名叫螺蛳粉的奇特美食。
晓星尘老远就闻到那奇怪的味道,总觉得薛洋在弄什么黑暗料理,那味道呛得晓星尘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不能吃辣。”晓星尘捂着鼻子,双眼都是泪汪汪的看着锅里吗一堆不明物体。
“不辣的,虽然味道很奇怪,但是真的很好吃啊。”薛洋煮好了最关键的汤,把面条放下去烫了烫,就弄好了。
薛洋给晓星尘放了很多配料,诸如木耳、萝卜干、研制好的酸菜和嫩笋,炸过的花生还有很多香菜和肉。汤汁是本来就熬好的,薛洋只加热了一会儿。
晓星尘看着红红的汤汁还有每一种看起来就用很多辣椒腌制的配料,觉得胃都开始疼了。
“喂喂喂,你什么表情?嫌弃我啊?”薛洋有点不满,怎么离开C市十多年就不能吃辣了?以前他们在孤儿院的时候可是最喜欢吃辣的了,还是说晓星尘忘了他,连味觉都忘掉了。
“怎么会嫌弃你……我是说,真的不会很辣吗?”晓星尘咽了咽口水,现在他不仅胃疼了,脑袋也疼。
“当然了。”薛洋说着给自己盛了一碗,“《舌尖上的中国》不会骗人的。”
薛洋坐在晓星尘对面,等着晓星尘动筷。
晓星尘皱着眉头,看了看薛洋,又看了看碗里的红汤红面,几乎是视死如归地拿起了筷子,给自己夹了一点面。
新鲜的面条刚入口,麻辣的感觉就占据了晓星尘的味蕾,辣味直冲他的泪腺,然后晓星尘就掉下了眼泪,强撑着让自己吞完了一口面条。吞下去之后,觉得喉咙都在燃烧。可是这个面条竟然莫名好吃,他竟然生出了再来一口的念头。
“哈哈哈哈……晓星尘,有句话叫做,别听C市人说不辣你不知道吗?”薛洋恶作剧成功,看着晓星尘离开餐桌迅速去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吐了吐舌头。
晓星尘的眼睛都有点红,虽然这个网红食品很辣,但是莫名好吃。也许是他对薛洋带着一点滤镜吧,还有一种之前在哪里吃过的感觉。
薛洋才不管晓星尘的感觉如何,自顾自的吃起来。被折腾了大半天肚子除了在酒吧喝的那两杯酒什么也不剩,饿都能把人饿死。
晓星尘喝了一大杯水仍然觉得肚子空空,经不住诱惑又吃了一口面条,然后喝了更多的水。
薛洋倒是一个人吃了两碗面,然后漱了三次口,躺在晓星尘家的沙发上,像个皇帝。
晓星尘也清理了好多次口腔,不只是那网红食品的味道太浓了让他受不了,还有那股辣味,怎么样都占据着他的味蕾,完全没法儿消除。晓星尘认命般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白开水。
薛洋本想继续嘲笑晓星尘,忽然肚子有些疼,身体的温度一下就上来了,不可告人的地方也分泌出了液体。
晓星尘闻到忽然膨胀的奶香味,立刻到薛洋身边坐下,用他的味道包裹住了薛洋。
“fa qing了?”晓星尘摸了摸薛洋的脸,温度比平常高了一些,身体也突然软了下来。
“废话!”薛洋不由分说地搂住晓星尘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晓星尘愣了几秒,慢慢把手放在薛洋的腰身上。他标记了薛洋,至少要尽一个alpha的责任。
二人在沙发上颠鸾倒凤了一阵,薛洋的qing chao才消退了不少。晓星尘把薛洋抱起来,坐在他的怀里,下巴都抵在后者的额头。
“需要我帮你清理吗……”晓星尘的脸还有点红。和别人做他大抵不必如此关心他人,反正也就是度过fa qing期而已,全当互相帮助。可是对薛洋,他就想对他好一点……不仅是因为标记了他。
“不要了……反正不知道什么又要做。”薛洋把脑袋扎进晓星尘的胸膛,撒娇似的蹭了蹭。
晓星尘竟觉得他有些可爱,把人抱会卧室,放在床上。
薛洋闻到有晓星尘味道的被子,安心地睡去。晓星尘微笑着拨了拨薛洋额前的刘海,注视着薛洋。他本想摸摸薛洋的手,这才注意到薛洋扭曲的左手,左手小指竟然断了半截,有些狰狞。
晓星尘回想他们做的那几次,薛洋似乎刻意避开过,不让他触碰左手,婚礼那天,他也是戴着手套的。
晓星尘心疼地摸了摸薛洋断掉的小指截面,皱了皱眉头。也许薛洋也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痛苦吧,就如他一般,遗失了最重要的记忆。
所以薛洋才会找他吗….
在别墅里几番云雨了大概四天,薛洋的fa qing终于没有那么频繁了,晓星尘才得以脱身。
这几日也不是没有电话打进来过,只不过时间都不巧,都在他们那什么的时候,晓星尘是一个也没接。
公司那边的事情他不插手,宋岚的母亲不知道有多高兴,自然希望他多消失几天。可宋深这老头子就是不肯放过他,要他辅佐宋岚。晓星尘根本没这心思,宋岚也不会强迫他。
晓星尘从别墅出来不久,开着车往公司去的路上就接到了魏无羡的电话。
晓星尘不免被魏无羡调侃,什么样的omega能让晓星尘消失四天。等晓星尘告诉魏无羡那人是薛洋之后,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然后就是一句简单粗暴的“卧槽”。
魏无羡立马结束了这段通话。晓星尘开车回了公司,从门口到办公室一路上都是异样的眼光。
晓星尘假装淡定地回到了办公室,然后去洗手间看了看自己的脸。
脸上没有什么奇怪的痕迹,脖子上的吻痕也遮住了。晓星尘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终于知道为什么别人老是看着他了。
他的身上不仅有自己的松木清香味,在这味道里还混合这一股奶糖的香味。
晓星尘标记了薛洋,不仅薛洋身上会留下他的味道,他的身上也一样会留下薛洋的味道。
晓星尘刚刚回到公司就有很多要处理的公务,埋头一弄弄到了快晚上十点,期间薛洋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有。晓星尘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失落,他不用一整天待在薛洋身边了,但是又担心薛洋fa qing了无人理会……
这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门,晓星尘抬头揉了揉眉心,然后让人进来。
“薛洋……你怎么来了?”晓星尘整理好东西,立刻走到薛洋面前。
薛洋看着晓星尘,然后舔了舔虎牙,眉眼带笑。
“我带你出去玩啊,天天工作,头发都要掉完了。”薛洋不由分说地搂住了晓星尘的手臂,晓星尘东西都没拿完就被薛洋拉出办公室。二人乘电梯下了楼,晓星尘红着脸问薛洋是不是好多了。
薛洋知道晓星尘问的是什么,含糊了几句,然后说大概还要四五天就过了fa qing期,不过现在也不是那么频繁了。
二人刚出公司门口就碰上了宋岚,薛洋还和晓星尘十指相扣着。
“哟,宋大少爷,那天忘了祝你新婚快乐呢。”薛洋直视宋岚的眼睛,带着一点挑衅,晓星尘则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薛洋的手抓得更紧了。
“谢了。”宋岚冷冷地回复,根本都没在看薛洋,反而对晓星尘说,“有时间可以回家。”
晓星尘敷衍地应了一声,然后拉着薛洋走了。
直到上了车,薛洋才没忍住笑了出来,晓星尘还有点脸红,当然这件事情和宋岚一点关系也没有,都是因为薛洋。
他的身上的味道一定被闻到了啊。
“真的,是个冰山。”薛洋坐在副驾驶上,余光扫到车窗外仍然看着晓星尘的宋岚。
晓星尘替薛洋绑好安全带,然后抬头看了看薛洋。薛洋顺势抱着晓星尘的脖子吻了上去。
“开车啊,带你去好地方。”在晓星尘还愣着的时候,薛洋已经推开了晓星尘,示意晓星尘可以走了。
晓星尘坐回了座位,然后把车开走了。

如果我22号到28号都没有更新的话,那就是高考成绩让我受伤,我选择去阿斯加德避难了
高考阅卷结束了,22晚上出成绩,我……
我慌得一逼,这几天都不敢和女神说话了
当初信誓旦旦说一定要要努力考xx学校……

【晓薛】啼笑皆非(四)

这章真的爽
che  zhen +标记
事情是这样的,链接看评论
如果微博挂了,看微博评论
如果再挂,听天由命,你们就自己想象吧

【晓薛】啼笑皆非(三)

kai che 了!!!!!
高能预警!!链接在评论!!
下一章也是这样!!!!开他个五次!
我果然禁欲太久了!!!

喜闻乐见,我被屏蔽了,不是我不更新
等我找个链接吧

各位产粮的大佬,我家薛洋随便画什么颜色的眼睛,你就是画七彩玛丽苏色我都吹爆你👌